首页 >> 本网首发 >> 哲学
朱人求:话语分析转变中国哲学研究范式
2017年05月23日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朱人求 字号

内容摘要:话语分析是一种新的研究范式,它指对话语的语境、语义、语法、产生、发展、实践以及话语与权力、话语与社会建构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的研究方法。话语分析虽然来自西方,但是中国哲学话语分析彰显了中国特色,在工夫话语、境界话语、道德与政治的关联等领域都有了新的突破,这些新的话语理论形态,是对西方话语分析方法的丰富和发展。中国哲学话语分析抛弃了以往以范畴体系为中心的研究范式,注重语篇和语境分析,关注话语实践,通过对中国哲学的核心话语和社会政治、文化因素之间关系的探索,极大地拓展了中国哲学的研究空间和理论内涵,一大批新的人物、新的文本、新的命题、新的话语进入到人们的视野。

关键词:话语分析;中国哲学;哲学话语;文本;语境;话语与;研究范式;实践;语义;核心话语

作者简介:

  话语是关于某个主题的语言陈述的总和,是人与人之间在特定社会语境中通过语言或文本而展开的社会交往与关系建构实践。话语分析是一种新的研究范式,它指对话语的语境、语义、语法、产生、发展、实践以及话语与权力、话语与社会建构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的研究方法。我们认为,话语分析方法的广泛运用将带来中国哲学研究范式的转换。

  话语分析方法与中国哲学二者之间存在着亲和性。首先,话语源于日常生活世界,话语本身也指向特定的社会实践。中国哲学立足于日常生活世界,强调认知与行动的一致性,恰好与话语分析所坚持的基本原则相吻合。其次,与儒家哲学立场相类似,话语分析非常重视话语与历史和现实生活的关联。中国哲学话语的形成、发展与繁荣,是话语链不断展开的过程,也是一个与历史和现实不断交涉的过程。最后,注重哲学话语的具体语境剖析。由于中国哲学话语具有多义性和模糊性,我们只有把哲学概念和范畴放进特定的时代和生活境遇中进行分析,才能诠释出其中沉默的“微言”和“大义”,才能达到对中国哲学基本概念和内在精神的真正把握。在这一点上,话语分析方法无疑具有更大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中国哲学话语分析方法是对传统子学范式、经学范式、西学范式(尤其是范畴研究范式)等研究范式的承传、创新与超越,它的问题意识来自中国哲学内部关键话语与问题,它立足中国,与西方对话,凸现出中国哲学的特色,旨在对中国哲学话语的语境、语义、产生、发展、实践以及话语与权力、话语与社会建构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西方话语分析方法有意疏离哲学不同,中国哲学与话语分析方法有着内在的亲和性。话语分析虽然来自西方,但是中国哲学话语分析彰显了中国特色,在工夫话语、境界话语、道德与政治的关联等领域都有了新的突破,这些新的话语理论形态,是对西方话语分析方法的丰富和发展。

  话语分析方法作为中国哲学话语研究中的一种崭新的方法论,具体操作路径如下:首先,通过文本细读,深入文本,抓住文本的核心话语和时代核心话语展开分析,揭示被历史遮蔽的问题意识、时代主题及其解决之道,再现或还原思想史上遗失的重要环节。话语分析方法尽量用材料说话,暂时搁置主观价值判断,客观真实地揭示出文本特有的问题意识和价值旨趣。其次,在数据库中进一步证实话语的核心地位。如果该核心话语在该文本和同时代及以后文本中出现的频率很高,几乎每一位思想家都在反复讨论该话语,其核心性就可以成立,该话语便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深入探讨的关键话题。再次,深入文本和时代语境,对该话语展开深入细致的分析,揭示出该话语的产生、发展、成熟和衰落的历史轨迹,阐释该话语不同层次的含义,比较该话语在不同思想语境中、在不同思想家的视野中的不同含义并详细分析其中的原因。最后,在大量话语分析的基础上建构中国哲学的话语体系,分析其理论类型。

  中国哲学话语分析抛弃了以往以范畴体系为中心的研究范式,注重语篇和语境分析,关注话语实践,通过对中国哲学的核心话语和社会政治、文化因素之间关系的探索,极大地拓展了中国哲学的研究空间和理论内涵,一大批新的人物、新的文本、新的命题、新的话语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为中国哲学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当然,话语分析方法也有其局限性,比如话语分析可能会带来研究视域、研究问题的泛化和哲学性不足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在深入分析时要注重哲学话语与其他社会话语之间的互动、注重哲学话语的提炼和分析。话语分析方法有它的适应性和独特性,它可以容纳解释学、现象学、后现代主义等多元化发展理路,把概念、范畴视为话语片段,注重话语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的分析,注意到话语的差异性和断裂性,与先前的研究范式之间保持连续性并不断推陈出新。话语分析方法能够回到中国哲学的原生态,注重本体、工夫、境界与社会政治文化之间的多元互动,其中,工夫话语是连接其他话语的关键,这一研究将成为中国哲学研究的新的增长点。话语分析方法与生命活动息息相关,它能充分表现中国人的生命情态、生命体验、生命境界和工夫实践,建立一种新的关联性的宇宙观和生命观。

  当代中国哲学研究范式转换必须彻底改变原有的以西学为主导的话语模式,由中国哲学自身话语完成自己的系统建构。话语分析相对于曾在当代中国哲学界广泛流行的“范畴体系”研究具有优先性。中国话语分析应回归日常生活世界,由概念范畴的静态性分析走向动态性研究,注意话语与社会建构、话语与社会行动之间的有效关联。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哲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