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哲学
王宏健:先行把握是理解生活经验的新视角
2017年04月18日 09: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宏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与“概念”相对应,海德格尔提出了“先行把握”这一把捉生活的方式。先行把握与形式显示倘若我们以概念把握生活,就可能将生活变成某种对象化、理论性的东西。传统哲学方法和海德格尔的形式显示方法之根本不同,在于他们对形式要素的不同理解,在海德格尔看来,看似无偏见的、形式的东西事实上也可能构成某种偏见。相反,对于形式显示而言,“形式的东西是某种合乎关联的东西,显示是要先行显示出现象的关联……形式显示是一种防御,一种先行的保证,使得实行特征依然保持开放”。可以说,对于海德格尔的实存哲学而言,形式显示方法及其所包含的以先行把握取代概念式把握的视角转换,乃是前者的基石。

关键词:海德格尔;显示;围绕;传统哲学;实际生活;关联;偏见;存在;试图;语法

作者简介:

  在人们看来,生活是某种流动性的东西,而不是某个固定不变的对象,因此,传统的概念性思维不适合于把握生活本身。与“概念”相对应,海德格尔提出了“先行把握”这一把捉生活的方式。

  先行把握与形式显示

  倘若我们以概念把握生活,就可能将生活变成某种对象化、理论性的东西。而先行把握是某种介于概念与实际生活经验(又被称为“先有”)之间的东西:它不像概念一样试图无所不包、一劳永逸地理解一切;它也不停留于生活经验本身,而放弃对其加以进一步的理解和解释。“先行把握”意味着,不是先有实事,才有对实事的把握;毋宁说,我们总是已经活动于某种把握之中了,即便是初步的、不明确的把握。也就是说,我们所试图把握的东西,是我们已经有所把握的东西。这意味着,我们无法放弃概念,重要的是对概念保持一种解构性的态度,也就是将概念揭示为“先行把握”。

  在海德格尔看来,“一切先行把握的问题都是方法问题……而方法与先行把握一道源自同一个意义源泉”。这里所谓的方法,不是一种技术手段,而是指道路。把方法作为道路正是一种被称为形式显示的做法。“形式显示”作为一种基本态度,所启发的是一种视角的转换,只有在这种态度转换之下,我们才能理解先行把握何以能够通达实际生活。

  我们可以把先行把握看作形式显示方法的形式始点(arche),这个始点不包含某种具体的内涵,因此,它是无前提、无偏见的,但它同时具有极强的可塑性和包容性。我们知道:传统哲学一向追求普遍存在,摒弃具体内涵而注重形式要素。然而,生活作为某种流动性的进程,是起伏不定、有节奏的,要是以某种漠然无殊的方式对其加以把握,这种概念式的把握必然侵害生活之生动本质。

  诚然,对于这种形式要素,如果将其看成某个固定不变的概念,那么,它就成了某种僵死的、空洞的、远离实际生活的玩意;而相反,假如以形式显示的观点,将形式作为开端,将概念作为某种有待具体充实的先行把握,那么,在这种空洞性之中就包含着无穷的可能性,这种形式开端就可能与具体生活相结合,产生巨大的潜能。这个过程被称为“去形式化”或者“诸形式的意义差异化”。

  传统哲学方法和海德格尔的形式显示方法之根本不同,在于他们对形式要素的不同理解,在海德格尔看来,看似无偏见的、形式的东西事实上也可能构成某种偏见。甚至可以说,传统哲学最大的偏见就是对普遍性的理论化追求,而形式显示则试图通过某种方法上的转变克服这种偏见。形式的规定“掩盖了实行因素,而且片面地以内涵为指向”;相反,对于形式显示而言,“形式的东西是某种合乎关联的东西,显示是要先行显示出现象的关联……形式显示是一种防御,一种先行的保证,使得实行特征依然保持开放”。由此可见,传统哲学的形式化方法忽视了生活现象的实行意义,而形式显示则确保了后者。

  “先行把握”的具体实行方式

  在形式显示的视角之下,实际生活被规定为“实存”。在此,实存乃是“我是”的概念表达。海德格尔所使用的“我是”一词,具有以下两种含义:第一,存在总是某个个体的存在,存在之意义,并不建立于普遍的存在,而是以某个个体的存在为基础。第二,“我是”在哲学史上与“我思”相对。笛卡尔的“我思故我是”表明,“我思”是一切哲学推理的阿基米德点。海德格尔反其道而行之,他将“我是”作为开端,预示着某种哲学态度的革命。

  为了展开“我是”的实行意义,海德格尔试图从不同的角度规定“自我”。第一种方式是把“自我”作为宾格。传统的思维模式是将自我作为主体,世界作为客体,于是,在语法上,自我永远是主格。而将自我刻画为宾格,则意味着:主体的积极行动、对世界的积极介入,同时也是一种顺应性质的活动,也就是说,世界促逼着主体这样行动,而非那样行动。行动也是一种放任,亦即放任世界对自我的推动。

  第二种方式是使用第三格来表达“自我”。海德格尔对“此在”有这样的定义:“此在围绕着某物。”在这个规定中,被规定的对象“此在”从语法上看并不是第一格,而是第三格。而“围绕”则被称为此在之结构。海德格尔对此解释到:“‘围绕’意味着,所围绕的东西,不是固定的占有物;并且,只要‘围绕’属于此在本身,也就是说,只要此在存在,‘围绕’就属于此在,而只要此在存在,就意味着:‘所围绕的东西’决不是固定的占有物,毋宁说,‘围绕’是向着‘所围绕的东西’的‘去存在’。”在这个对“围绕”的解释中,海德格尔所试图指出的是,存在并非现成之物或者对象,毋宁说,围绕刻画出了此在与存在的关系,并且,这种关联不是一种现成的关联,而是一种“去存在”、“去关联”,只有在具体、当下的实行中才能激活这种关联。而这恰恰是形式显示的哲学态度。

  通过以上两种方式,海德格尔从纯粹形式的“我是”中分析出了一种有别于传统的哲学精神。可以说,对于海德格尔的实存哲学而言,形式显示方法及其所包含的以先行把握取代概念式把握的视角转换,乃是前者的基石。

 

  (作者单位:弗莱堡大学哲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