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世界一流大学:构成的还是生成的? ——基于系统科学的分析
2016年10月17日 09:59 来源:《复旦教育论坛》 作者:林杰 字号

内容摘要:建设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需要有一个崭新的思维方式。从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转向生成论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艰难而必要的过程。

关键词:大学排行榜;构成论;生成论;世界一流大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林杰(1987- ),男,安徽临泉人,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博士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基本理论、高等教育制度与政策研究。辽宁 大连 116024

  内容提要:大学排行热又一次引发了各界对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怎样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等基本问题的热烈讨论。构成论与生成论思维范式,为解读这些基本问题提供了可能的理论参照。关于世界一流大学的已有理论研究与建设实践,基本上都自觉或不自觉地陷入构成论思维窠臼。世界一流大学不是构成的,而是生成的。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扎根于中国大地,是符合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因而,建设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需要有一个崭新的思维方式。从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转向生成论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艰难而必要的过程。

  关 键 词:大学排行榜 构成论 生成论 世界一流大学

  “一个伟大的国家,必定有伟大的学校;同样,没有伟大的学校,也就成不了伟大的国家。”[1]或许正是由于对此观点的深切认同,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信念、决心以及力度才世所罕见。然而客观地说,目前我国距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战略目标,依然还有不小距离。这不禁引人反思,为什么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热情如此高涨,信念如此坚定,力度如此空前,实践却不尽如人意?是不是由于太急于实现目的,而忘了思考目的本身?观念决定行动。当观念尚不清晰的时候,实践的效果是可想而知的。因而,在新一轮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背景下,有必要廓清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怎样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等基本问题。

  一、大学排行热引发的思考

  自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发布世界上第一个大学排行榜以来,各种大学排行榜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大学排名问题也逐渐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

  大学排行榜作为解决高等教育领域信息不对称问题的一个途径,随着高等教育的不断发展而壮大。如今,大学排行榜名目之繁多,用五花八门来形容也不为过。当前,大学排行榜似乎已成为人们衡量大学水平与质量的一个重要参考标准,甚至成为一些国家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指挥棒”。然而,这样的大学排行榜遭到了很多研究者的质疑,既然排名就必须要量化,既然量化就必须找定量化的指标,把一些很难量化的东西勉强指标化,能真正反映事物的实质么?[2]可以说,大学排行榜自诞生以来就饱受争议,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也不在少数,直到今天各界关于大学排行榜的看法也莫衷一是。在高等教育发展史上,似乎没有什么像大学排行榜一样,自产生以来就受到如此之多且持续不断的质疑,但依然不断发展壮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吊诡之事?

  通过对各种大学排行榜的排名依据和规则进行分析之后发现,无论哪个排行榜,都是先构建一个指标体系,赋予各指标一定比例的权重,然后拿这个指标体系去衡量所有参与排名的大学,最后算出一个总分,并以分数为依据进行排名。在基本理念上各种大学排行榜都是基于这种分析重构的逻辑,只是在具体的指标选择和权重设计方面有所不同。排名之后并没有结束,而是将排名划分几个区间。比如,排名在世界前100的是世界一流大学,在101-200之间的是世界著名大学,在201-500之间的是世界知名大学。如此一来,世界一流大学、世界著名大学以及世界知名大学等,就在这样的逻辑下产生了。

  这样的逻辑与思路,表面看起来既简单易行,又看似客观科学,并且还显得公平公正。所以,虽然各界对大学排行榜质疑不断,其地位却依然稳如泰山。可是,这样产生的世界一流大学,是我们需要的世界一流大学吗?如果是,这样的世界一流大学的本质是什么?如果不是,我们需要的世界一流大学是什么样的?我们需要的世界一流大学,怎样才能产生?笔者认为,在新一轮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背景下,有必要对这些基本问题进行反思与分析。

  二、构成论与生成论释义

  从科学发展史的角度来看,人类在探讨宇宙的本原和秩序问题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构成论和生成论两种不同的思维范式。

  构成论的基本思想是,宇宙及其间万物的运动、变化、发展都是宇宙中基本构成要素的分离与结合。[3]2科学发展史上的元素论和原子论都是构成论,它们都承认宇宙是由一些最基本的物质构成,并且都坚持还原论,使用分析方法。亦即,如果某种事物过分复杂,难以作为一个整体来把握,就把它分为若干份可以分析的可操控单元,通过对这些可操控单元的细节进行认识而把握事物整体。这是分析重构法,属于构成论的思维方式。[4]构成论的思维方式有三个基本假设:第一,所有事物都可以分解还原为其组成要素,要素可以由其他东西替换;第二,将所有要素加到一起,便得到原物的整体;第三,如果解决了各个要素的问题,就相当于解决了整体的问题。[5]构成论的思维方式带来了以牛顿和笛卡尔为主要代表的近代科学的辉煌,对人类生活产生了普遍而深远的影响。然而,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构成论思维方式的局限日益显露。社会、经济、科学等的发展充分表明,世界是一个有联系的不可分割的整体。[3]127人们想从部分中了解整体,但整体已不复存在了。[3]104因此,有研究者指出,从整体上来看构成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缺陷:第一,非历史性,否认事物发展的历史积累性;第二,重视构成材料,而忽视或轻视生成方式;第三,非历史性导致的机械决定论。[6]随着人们对构成论思维方式固有缺陷认识的不断深化,生成论思维方式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

  从根源上来说,如今世界各地,无论西方或东方,社会组织已被分割得四分五裂,[4]就是源于构成论思维方式的影响。在对构成论思维方式批判与反思的基础上,生成论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事物的变化是不确定的,它们自己存在着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事物在不断地转化、生成和消亡,生成过程不是物质结构组成要素的分解或重新组合,而是突现,是自组织,是新事物的生成。”[4]这种观点称为生成论。生成论最本质的特征是动态性和整体性,这两个基本特征由潜在性、显现性、全域相关性、随机性以及自我统一性体现出来,由此而构成生成论的基本框架。潜在性是生成之源,显现性是生成之途,显现过程就是“生”的过程。而全域相关性、随机性与自我统一性都集中体现于这个“生”的过程中。“生”的过程不是将现存的要素组合转变而成就,而是整合了有关的全部潜能才得以实现的。生成论强调:第一,宇宙及宇宙间的一切都是一个生成过程;第二,这个生成过程是整合的,即从潜存到显现过程中将相关因素都整合在其中,从而生成具有个体性的新事物;第三,潜在性即是“道实在”,它是“有”与“无”的统一体,具有双重结构。[3]186-187生成论认为,任何系统都不是从来就有的,更不是某个外在力量给定的,而是有起源的,是从无到有地生成的。[7]

  世界观的转变是根本的转变,在宇宙生成的大视野中,生成演化才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最普遍的现象。[8]生成论的动态的、整体的、统一的基本思想,比构成论的静态的、分析的、还原的、割裂的基本思想,更能反映事物产生、运行与发展的基本规律。因而,有研究者旗帜鲜明地指出,从最基础理论上,构成论已被或将被生成论取代了。[9]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就该彻底抛弃构成论呢?生成论的倡导者认为,毫无疑问,还原论作为一种研究策略,它在科学研究中曾极富成效。因为,为了理解整体,理解部分是必要的;所以在可能的条件下,将整体分成组成它的诸部分,加以深察细探,也是必要的。但是,还原方法在这里是不充分的。[3]21亦即构成论依然具有存在的价值,生成论方法的诞生意味着,构成论方法所揭示的只是世界的表面现象,是事物历史性的生成过程所产生的结果,必须在生成论的基础上得到理解。[6]纵观生成论的探析历程,可以说在整个科学体系当中,生成论的影响远不及原子构成论。但不可怀疑,生成性的现象是更广泛的客观存在,而构成论现象只是生成论现象的简化、特例。[10]

  由此可见,生成论并不是对构成论的彻底否定,而是对构成论的发展与完善,但从构成论转向生成论却是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根本转变。

  三、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

  对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进行简要考察即可发现,从总体来说,其背后隐藏的深层思维方式是构成论的。

  (一)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解读

  自世界一流大学这个名词进入公众视野以来,学术界对其内涵的探究与讨论就未停止过。然而,很多关于世界一流大学概念的相关研究,都自觉或不自觉地陷入了构成论思维窠臼。所以,从分析已有相关研究出发,去认识与把握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的内涵,或许是一个可行且可靠的路径。

  从目前掌握的文献来看,在我国最早采用指标体系加权重的方法对大学评价进行研究的学者是武连书等人。他们的研究开了风气之先,对我国后续关于世界一流大学的相关研究产生了深远影响。[11]此后,有很多研究者从大学评价指标来看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并根据这些差距而提出相应的创建策略。[12]类似观点在学术界还有很多,但基本思想都没有本质差别。概而言之,一般都是通过分析若干所被世人所公认的一流大学(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对大学各个方面进行分析与概括,进而归纳出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些特征,最终形成一个指标体系并以此为依据来刻画世界一流大学。与此同时,又有研究者以这样的世界一流大学为逻辑起点,去剖析与研究现实的大学,进而分析其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然后根据存在的差距为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出谋划策。如此一来,在世界一流大学的理论研究与建设实践过程中,这种分析重构的逻辑就自然而然地杂糅在一起,形成了互证与互促的紧密关系,让人越来越看不清世界一流大学的“庐山真面目”。大学排行榜的指标体系不断丰富、扩充与细化,就是这种思维逻辑的体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学排行榜是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思维方式的一个必然结果,并且大学排行榜产生之后又促进与强化了构成论世界一流大学思维方式的传播与蔓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